1. <video id="thux9"><center id="thux9"><ruby id="thux9"></ruby></center></video>
        <optgroup id="thux9"><strike id="thux9"></strike></optgroup>

        職工園地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信息 >  職工園地 >   關于《哆啦A夢》的三個沒想到

        關于《哆啦A夢》的三個沒想到
        2017-01-17 19:21:46


        自5月28日以來,日本動畫電影《哆啦A夢 伴我同行》在中國上映已經11天,累計排片約28萬場、獲得票房逾4.5億元,每日排片率均超過25%——換個形象的說法,如果按照當下全國銀幕數約2.6萬塊計算,藍胖子差不多每天都在中國每塊銀幕上溜達一回,演繹它和它的小伙伴們的故事,并已被約1200萬人次以上的觀眾看到。說它是繼高倉健之后,最受中國人歡迎的大銀幕明星,應該沒什么異議。

        《哆啦A夢 伴我同行》上映前,中國發行方曾出過一張題為《大雄,你先撤》的海報,內容是好萊塢各票超級英雄集結為伍,人山人海凹成各種造型,冷兵器熱兵器超級武器好不晃眼,藍胖子手拿板磚,只以身高129.3cm體重129.3公斤的圓柱形背影和一句“大雄,你先撤”孤身面對。就當前趨勢來看,這一役哆啦A夢贏定了。這部影片毫無懸念將成為2002年中國電影產業化改革以來,在中國市場上公映的中外動畫片中最有市場號召力的一部。

        (資料圖:《哆啦A夢 伴我同行》海報)

        藍胖子的故事盡人皆知——恨祖宗不成鋼的主人野比世修,托付自己的“萌寵”、質檢不過關的瑕疵品機器人哆啦A夢從22世紀穿越到20世紀,不斷拿出各種未來世界的神奇道具,來幫蠢矬窮的高祖、小學生大雄對付各種問題,以便改變家族命運。盡管大雄總是因為沒有正確使用道具導致囧態百出,最終屌絲逆襲,還是娶到了女神靜香,獲得了幸福。藍胖子兼具高科技治愈系暖男性格和天文地理歷史物理化學生物無所不包的科普功能,是1970年漫畫家藤子•F•不二雄根據自己兒時夢想創作的,他小學是個整天不著調夢想有超能機器人的差等生。

        藍胖子吸引的不僅僅是差等生。自1969年出版漫畫以來,無論在漫畫、電視動畫、電影版還是周邊產品都成績斐然,是非常成功的典型IP。尤其電影版《哆啦A夢》從1980年起在每年3月的日本春假時上映一部,雖然故事早都被爛熟于胸,每年仍能吸引超百萬人次的觀眾。所以累積到2013年,哆啦A夢在日本的電影觀眾竟然已經超過1億人次。雖然不知道《哆啦A夢》是不是各種穿越片的祖型,但2014年的極度燒腦級科幻大片《星際穿越》,有論者考證該片多處槽點均來自2009年版《哆啦A夢 新大雄的宇宙開拓史》,所以被戲稱為后者的真人版。

        藍胖子是有身份的人——它真的有身份證。2012年,藍胖子負100歲的時候,日本川崎市長給它發了身份證(住民票),確認它為特別居民。早在有身份證之前,藍胖子就走著高大上的社交路線。2008年3月,它獲日本外務省大臣親自任命,成為以動畫人物擔任日本文化大使的第一人。2013年,它領銜助力日本申奧成功。它還受到日本首相鳩山由紀夫的青睞。就連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4年11月考察杭州時,也親自花100元買了個哆啦A夢粘土玩偶。

        (資料圖:哆啦A夢的住民票)

        藍胖子在中國也是走群眾路線的一把好手。除了學名哆啦A夢和昵稱藍胖子,它有多個藝名,如“機器貓”、“阿蒙”、“叮當”等,折射了它從1980年代起以漫畫書、1990年代以電視動畫片形式被大范圍引進的歷史,也成為從“70后”到“00后”都熟悉的跨代際暖男。以2005年為開端,2007年上映的《哆啦A夢 大雄的恐龍》人次101萬,2008年上映的《哆啦A 夢 大雄的奇幻大冒險》人次67.7萬,成績均值得稱道。

        對于中國市場而言,《哆啦A夢 伴我同行》不僅僅是一部動畫電影,為此炸鍋的也當然不僅僅是中國的電影院。早在2014年中,就聽說已有六七家版權代理商在爭奪3D版動畫電影《哆啦A夢 伴我同行》的中國公映權,下半年時得到了已名花有主的消息。隨后,中影公司確定引進的消息傳出來,令人一振了精神。實話說,《哆啦A夢 伴我同行》能被引進并獲得這樣的票房,是在意料之外的。

        說是意料之外,一是沒想到《哆啦A夢》能這么快回歸中國銀幕。自2012年以來,主管部門一直堅持“多樣化、多國別”的外國電影引進方針,但是觀眾始終對日本電影持極其保守的態度。一個例證就是,即使在兩國摩擦最為激烈之時,日本元素也未曾在中國電影市場銷聲匿跡:2013年上映的中日合拍片《甜心巧克力》講述志玲姐姐的跨國戀,2014年上映的中日合拍片《深夜前的五分鐘》由三浦春馬和劉詩詩演繹愛情,2014年還有由中方出品的電影版《聰明的一休》等等。但是這些影片均無法逃脫慘淡市場反響的命運。民意的信心直接導致了進口日本電影的持續不在場。

        二是沒想到輿論對《哆啦A夢 伴我同行》表現出極大的寬容度。就在近前的2014年8月,藍胖子曾亮相成都專門舉辦的免費主題展,不日后當地主流報紙《成都日報》9月25日第二版頭條以《警惕哆啦A夢蒙蔽我們的雙眼》為題刊發評論文章,指責藍胖子表面奉行所謂“尊重和友誼”,實則“背后隱含極強的政治意義”。附和的還有成都多家報紙。這種語調不禁使人聯想到安東尼奧尼的紀錄電影《中國》曾被批駁為“惡毒的用心、卑劣的手法”,讀罷只感自己“很傻很天真”。而這一次,除了營銷方面能夠挺直腰板兒大方打廣告,客觀方面的江蘇衛視電影映前真人秀節目《一票難求》推出了《哆啦A夢 伴我同行》特別節目,各種傳統媒體和新媒體也紛紛點贊。

        三是沒想到《哆啦A夢 伴我同行》能在短短幾日就獲得市場高度認可。中國每年公映的進口電影配額約64部,其中34部為當年度分賬影片,市場出于回報率考慮,會多進口能產出高票房的高新技術格式影片,近年來有約20部以上是美國大片。另外30部被稱為“批片”,顧名思義也就是低價批發來的,因為都是往年舊片一次性買斷上映版權無需分賬。批片受新鮮度影響,市場風險不小,既有票房黑馬也有資質甚高成績平庸者。即使是其他國家的引進片,也常常前景莫測——伊朗的《一次別離》這樣的口碑之作僅有500萬元票房,而近期上映的印度優秀電影《我的個神啊》票房已約1億元了?!抖呃睞夢 伴我同行》是按照批片方式引進的2014年舊片,盜版已經通過非法視頻網站等渠道廣為流傳,分流了一定市場。目前的走勢實在有些猛。

        話說回來,這樣的成績也可以說是情理之中。

        一是從影片本身的成色來看,哆啦A夢橫穿過去與未來、任意本土與海外,征服蠢矬窮與精帥富,圓了幾代人的童年夢想?!抖呃睞夢 伴我同行》是為了紀念藍胖子的爹、藤子•F•不二雄誕辰80周年拍的,自然不能和每年都上映的大路貨版本同日而語。這一次片方祭出兩面大旗,首先是首次做成3D版本,圓滾滾的藍胖子瞬間秒殺各類動畫人物形象;其次是找來了當前日本最賣座、最受爭議的多面手導演山崎貴,所以2014年在日本本土推出時獲得過票房排名第二的佳績。

        二是在吉卜力動畫電影引進無望的前提下,《哆啦A夢》無疑是進口日本影片最為穩妥的題材。

        第三,當然是最重要的——氛圍。想一想習大大在2014年10月文藝工作座談會講話上談到進口電影時的胸襟,“一帶一路”戰略,想一想2015年5月習大大會見日本3000人友好訪華團,想一想兩國的文化交流尤其是電影交流史,關于藍胖子今后仍能夠繼續伴我們同行,也沒有什么不在情理之中的。

        ……………………………………

        上一篇:神話中的“大洪水”真的發生過嗎?
        下一篇:指揮家是干什么的

        24小時人工客服電話:0375-2830000
        客戶服務中心:平頂山市新華區光明路與湛河北路交叉口東100米路北 豫ICP備05016073號
        18禁黄网站禁片免费观看国产_午夜久久精品无码_国产日韩亚洲专区无码_加勒比hezyo中文字幕无码

        1. <video id="thux9"><center id="thux9"><ruby id="thux9"></ruby></center></video>
            <optgroup id="thux9"><strike id="thux9"></strike></optgroup>